一把剪刀 五代人手工制造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2018-10-22

    【文字实录】  郑力立:很多人跟我说,做剪刀应该要做到更好的包装、更好的宣传。

但我们做到现在的话,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很多老店都倒了,(我们)做剪刀还能坚持到现在,真正靠的是技术、经验和质量。

  郑力立:我叫郑力立,做的是剪刀这一行,从14岁开始做到现在34岁。

“郑兴利”是以前我大爷爷起的招牌名字,(意为)“郑”家“兴”这个剪刀的锋“利”。

店铺是从1904年,然后到现在2018年,应该114年了,是从我的大大爷爷到大爷爷、爷爷、父亲,然后到我,我是第五代的传人了。   郑力立:一九九几年的时候,爷爷那时候寄了一把做裁缝花圃的剪刀,到德国去展销。 然后这个剪刀剪的效果比别人好,像各种各样的树枝,它剪都是没有问题的,其他剪刀经常发现卡壳。

别人拿(我们的剪刀)去(参加)比赛,就做了一个奖状给我们,寓意我们的剪刀“天下第一剪”。   郑力立:这是园林用的剪刀,这是剪花圃的,这是修鞋的。

这排剪刀很多都是园林业用的,也可以是冷作业用,因为现在吊顶、拖板装修工用的都是这种剪刀,剪树枝用这个也可以。 这个剪刀像老人家剪指甲、甲沟炎都可以用,边边角角它都可以伸进去,头比较尖。 然后这个是剪灰指甲、厚指甲的,也是老人家用的。 还有这种,我们刚刚生产这种不锈钢的厨房用剪,比较卫生,跟我们以前的剪刀不一样。

然后这从小到大都是屠宰业的,像杀鸡鸭、剪鱼、剪鸡鸭都可以断骨的。 这种大的就是橡胶厂用的,以前橡胶厂用的剪刀,现在用的比较小一点。 再下面这些就是冷作业的,剪铁皮,那种薄的不锈钢板,专门用这种剪刀。   郑力立:现在还是保持手工制作,主要第一个是在剪刀的夹钢技术,第二个是剪刀所找的那种角度。

别人的剪刀,咬合面是一整面。

我们的剪刀,咬合面只有一个点,大概还不到一毫米。 真正的刀口就跟那个接触咬合的一毫米,靠着一毫米的力度来剪。 别人的剪刀就把两块铁放在一起,靠它们的压力来剪,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它们那种剪刀可能使用次数一多,放在工厂里使用几天就坏了。 我们的剪刀放工厂里面还能使用一两年,然后再修磨一下,反复修完,又可以用,不用再去买新的剪刀。 我经常在店里面会收到别人磨剪刀,认得出来这把剪刀是我爷爷的,是我大爷爷的,说明他们这把剪刀已经用了好几十年了。   顾客金西:我从茶亭那边就知道这一家,很长时间了。 很多人都讲“郑兴利剪刀”非常好,百年老店,我今天特意过来买。

  郑力立:没有质量,根本没有什么传承可说。

必须要有质量的衬托下,你才能找其他的路线去发展,才有可能性。

如果剪刀没有质量,顾客不认可,还是要被历史淘汰。   郑力立:最近一段时间打算要尽量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给申请下来,然后打算做一种新的品种,比如像服务家庭用的不锈钢剪刀。

因为我们之前大多是做那种服务工厂行业的,(今后)会在创新上(做得)更多一点。   编导杨丹艳摄像俞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