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天成:在出世与入世中探古寻幽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2018-10-07

多年来,解天成一直对人物绘画情有独钟,人生天地之间,为万物之灵长。 其笔下人物画多以古代圣贤和历史人物为主,如孔子、老子、庄子等圣贤,还有司马迁、孙武、李清照、苏东坡等历史文化名人。

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呕心沥血所得。 在他的作品中,常常可以让人感受到他那与古人隔着时空进行心灵对酌的雅兴与豪情,从《竹林七贤》到《曲水流觞》;从春秋汗青到闾里逸事,无不散发着作者深厚的文化素养和饱满的创作热情。

但是,天成在心仪古人之时,并没有完成取齐于古人而迷失自我,他还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与表现。 其画面构成和色彩,乃至造型在很大程度上融入了形式感极强的现代因素。

比如对背景的处理,以及画面人物面部轮廓的夸张化表现,借此给人古与今时空交替之感。

如他创作的《孔子》,以老百姓喜欢和熟悉的面貌呈现,综合了历史时期各家经典,并突出了孔子的博爱和仁厚,仿佛听到圣人用他那博大仁德的心灵在向世人宣讲着他内心的独白,一生的主张……勾起人们对这位为了社会安定、百姓富足,漂流了十四年之久的古圣先贤无限的崇敬与无尽的遐想……再看背景的处理,更体现了画家匠心独运,钟、鼎的出现,宣示着圣人心灵的呐喊;散乱往来的车马,冲残了若隐若现的文字,似乎又都在诉说着春秋末年的时空里,永无休止的动乱与不安……目之所及,历史的元素此起彼伏,圣人的仁德和大爱,让人永远怀念和眷恋……在创作中,解天成运用了纯熟的传统工笔人物画技法,融合了积彩和积墨,并运用了山水画的点染皴擦,使得人物形象更加饱满温润,体现出孔子超然的思想境界和胸怀天下的气度。 画家的另一幅作品《广陵余韵》为丈余横幅,趋势由左向右倾而稳阔,壮而弥险,暗喻七贤啸傲山林,匿聚释怀之意,用笔工而不匠,气韵畅和通达,设色古朴典雅,清峻雅逸,予人以高古之境。

且人物形神兼备,布局错落有节奏,大实的主题与大虚的背景,营营大构,浑浑然气象天成,既彰七贤高士之狂狷,又不失魏晋之风度,立意之融巧,造境之自然,不禁令人怦然心动,心弛神往……该作品得到业内外高度好评,并被美术展览馆收藏。

此外,他创作的《老子》、《庄子》、《紫气东来》、《葛洪论道图》等佳作,创出一代圣贤新形象,具有独特的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 其山水花鸟画大多以意笔写之,皆为清闲时游于艺之作,取法古人贴近自然而又中得心源,故能更见画家的心性与品格,可以通过几位导师对其作品的点评亦能窥见一斑:天津美院霍春阳教授:天成作品,其笔、墨、性、韵、意兼而顾之,画面气息畅和,无烟俗气,异日当有所成。

天津美院国画系主任颜宝臻教授:天成用笔灵动奔放,且以书入画,收放自如,极富节奏感。 其书法与画相得益彰,假以时日,定能书画天成。 著名画家周逢俊教授:天成写兰,逸气弥漫,笔精墨妙,其花有幽人之韵,其叶存君子之风,非烟篱之俗所能为之。

荷泽学院中国画系主任王进教授:天成其人其画温文敦厚,朴实无华,此幅可为自心心灵之写照。 荷泽学院中文系郭满禄教授挥毫赋诗一首送天成:年少竟然能挥毫,柔腕却见笔力高,问君前途有几许,翰墨他年英名标!…………去年一年,解天成几乎很少动笔,他在构思酝酿系列《中华圣贤图》,内容包括文圣孔子,武圣关公,兵圣孙武,诗圣杜甫,医圣张仲景,茶圣陆羽,史圣司马迁,画圣吴道子,书圣王羲之,酒圣杜康等十大圣贤。 画稿画完后,壬辰龙年开始陆陆续续创作。 我先一个一个画出来,当做练兵,最后可能会把他们创作到一幅作品中。 说起自己这个进展顺利的创作计划,他很淡然。

这么多年来,他努力走近先贤,走近他们的精神世界,用一颗赤子之心隔空聆听前贤的教诲,感受他们博大的情怀……在艰辛的付出中,他收获也颇丰,数十次在全国大赛中获奖,同时思想品味和艺术境界不断更上层楼。 说实在的,为历史人物树立形象,一定程度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他们的形象,多少年来大家都耳熟能详,要想在不离谱中独辟蹊径,非常人能所为。 解天成却毅然这么做了。

如他为了画好孔子的形象,不仅阅读了目前存世的孔子编撰和著述的大量典籍,还研读了很多春秋战国时期的史料。

仅为了查证春秋时期的服饰,就花了数月时间。 近代中国思想启蒙家梁启超曾言,人生须知负责任的苦处,才能知道尽责任的乐趣。

解天成就是在这种探古寻幽中辛苦并快乐着。

2006年去天津美院进修后,解天成在山水和花鸟画方面也渐入佳境。

期间,他得到霍春阳、颜宝臻、李永文、贾广健、王智慧等名师指教,技艺长足进步。 随后,他又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修一年,受益匪浅。

京津地区的艺术补给,打开了解天成心灵中的另外一扇门,用他的话说,就是沿着自己的天性出世了。

解天成的本性就是自由而淡然的,若是他的学识,他的修养,他的责任以及他的血气方刚使他入世的话,那么他的性情,他的胸怀,他的理想以及他与生俱来的善和真,注定了他在浪漫红尘中时不时地想出世。 有了这种想法,就会付诸笔端。

其逸笔草草的空谷幽兰,笔意苍润旷怡寂寥的远山近水,衣带飘飘神若止水的高士,无不呈现出解天成的隐逸之心。

他的山水,取法传统,贴近自然而又中得心源;花鸟远取八大、徐渭之势,近涉霍春阳、郝明然、周逢俊等名师之风,从而融诸家与一身,形成自己风貌。 此类作品,是他有意无意的放松或消遣,妙趣天成中,带给观者也是一种清幽之境。

他还善于画佛像,《十八罗汉》、《观音像》、《弥勒佛》等作品,禅意弥漫。